Одна из причин пристрастия людей к порочному – безделье. Когда б он возделывал землю, занимался торговлей, разве мог бы он вести праздную жизнь?
Абай Кунанбаев

23 ноября 2013 1027

奥耶佐夫穆赫塔尔 - "经济复仇"

Язык оригинала: "Барымта"

Автор оригинала: Ауэзов М.

Автор перевода: not specified

Дата: 23 ноября 2013

经济复仇

安静的月夜。在万里无云晴朗的天空闪烁着遥远的成千的亮光。星座都看的清清楚楚。观察力敏捷的眼睛立刻猜想到--八月来了。现在是时候从遥远的牧场迁移到更靠近秋天的宿营地。

坎农捷克地区还在两天之前已经搭起了五个村庄的毡包。到迁移末期这里会就聚集到二十个村庄。在坎农捷克地区是非常好的牧场。宽阔的山谷,到深秋肥美的青草变绿。蜿蜒的河流永远是满满的新鲜的河水。而在这里呼吸!空气清新凉爽。甚至在最炎热的天气吹着高山的风,从高高的冰山上吹来。在坎农捷克山丘上的绿草不会干枯。因此,似乎他们永远保留着新鲜感和年轻感。

    安静一动不动的月夜。坎农捷克如梦幻一般穿着轻薄的,透明的雾。在河边仿佛凝结着舞动的白天鹅--这是巴依的毡包。他们从黑暗中显现出来,遇上月光。不漂亮的穷人的毡包掩盖起来,忧伤的夜里用黑色的布头补缀着破碎的毡子。扑灭了在炉子上的火。关上箱子。被驱赶的牲畜安静下来。勤劳的人已经入睡,坎农捷克守卫有节奏的呼唤声,呼唤人们休息,入睡。甚至雾就这样平稳的覆盖在山谷上,仿佛想在这里躺下来入睡。

黑夜抚慰了所有人!只有巴依的毡包没有安静下来。在这里通常生活安静下来的比较晚,而今天红色的反光没有尽头的在开启的箱子上晃动,--怎么也不会在白色毡包里的炉子上熄灭。再栓马桩旁边带有马鞍的马等待主人。甚至有获奖的马。你一下子可以认出他们--干瘦的,有被绑住尾巴的。

巴依从所有的马群里挑选出良马并且运向自己的毡包。从中午马就带上马鞍。到现在还在变热。没有一点噪音--都在担心,咀嚼着,小心的翘着耳朵,马蹄打在地面上。

    在这个宁静的夜晚是什么使白毡包惊恐不安?为什么在所有的村庄在拴马桩旁边准备好带有马鞍的马?经济复仇!害怕经济复仇。

    每一年在坎农捷克附近都会迎接来自捷列克和卡拉干达的哈萨克人,而且每年都会重新开始敌对势力。在这个势力里边和还另一个势力里边生活着很多很多人,富有的牲畜,勇英好战的氏族。古老的内讧把他们分离开。而首领们--还在努力,激起敌对。整个夏天村庄在注视着牧场的敌对者,在合适的情况下让对方难堪。如果走同样的路,没有经济复仇没有做出牺牲,追捕者总会准备好抢劫。

    然后开始关于寡妇的争讼--他们应该来从丈夫的亲戚中找一个人。为赎身而决斗。就这样年复一年。

    去年夏天这里发生过什么!差点没有发生真正战争。没有过调和和谈判。氏族的首领们在辩护人身上用了很多规矩。摆平了总督自己的埋怨。只是没有给这一方也没有给另一方带来成功。总督没有想要干涉她们的争端。

    而现在他们自己解除了古老的争端。聚集的仇恨找到了出口。从今年夏天开始两个氏族准备好了决定性的战斗。到这之前他们警惕的观察者对方,限制了不大的小冲突。然而当秋天游牧开始的时候,他们就没有离开过马鞍。每一天都有一个新的袭击消息。经济复仇变得激烈起来。马上出现的话题是带走最好的马”--“赶走所有畜群”“经济复仇,经济复仇还有什么要发生的?老人们猜想到了。大麻烦要来了。

    在这个安静的夜晚坎农捷克成为两个氏族争斗的中心。从这开始在一天的时间内整个村庄都来到这里,杜斯波尔卡拉干达人最危险的敌人。在捷列克村庄里没有人比杜斯波尔村庄的人富有。而且那里没有人敢反对这个巴依的命令。争端,争讼,经济复仇---都来自他的手。

    不久之前--在半个月之前--他决定教训一下敌人:去 艾大罗最主要的村庄进行经济复仇。赶走了大的畜群。艾大罗损失了三十匹马。再上一个星期受害者的信使来到这里,杜斯波尔没有听他们说。他们空手回去了。从这时起坎农捷克陷入惊慌。人们知道:艾大罗不会请求委屈。捷列克人提防的打扫。比其他人更加小心警惕杜斯波尔的村庄

    富有的杜斯波尔。他有很多忠实听话的奴仆。他逼迫穷人们,把他们牢牢的抓在手里。因此成为一个传统:只需要大声喊一声杜斯波尔奴仆的年轻的孩子们就跑向马并且不惜生命,保护好巴依。杜斯波尔光荣的战士。

   整个世纪捷列克的首领带领抢劫和战斗。开始胜利,成为有目标,没有危害的人。黑铁一匹灰色鬓毛的狼。没有出现出其不意赶走敌人的情况。所以现在:他强迫自己的人和邻居的人骑马。白天和晚上他的人在草原上驰骋,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跟带有套索的长干。嗅着敌人的脚步。对卡拉干达人来说是不幸,如果一个人起身这个时候前去草原。撞上游走性的突击队--不能绕过长干锁套,从马上拉过这个微微活着的可伶人,带着双腿回家了。

    杜斯波尔很小心。自己丰富的畜群交给了可信赖的保卫。空手回到艾大罗的强盗们。十、十二个左右没有绕到这里来。发生的这一切,同志们都托付在牧人的手里。

 

杜斯波尔的部队时刻准备着,武装力量并不仅在骑士手里,也拿在手中铁锤--带有铁刺得粗木棒。老狼贿赂了某个人拿走了一支步枪。

   杜斯波尔希望自己的战士英勇。但是在这些英勇的人中间最英勇无畏的是卡勒巴格,在他身上有特别的期望。卡勒巴格不是年轻人。近三十岁,已经长出了嘿嘿的胡子。强大的--胸和肩膀!而外貌上看起来--就像是草原上的鹰。没有与他匹敌的敌人,在耐力,在本领交战方面。难怪都叫他卡拉干达的魔鬼

    而且是多么忠诚的为主人服务!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强迫他放弃巴依的牧群。又一次一场大的暴风雪在下--出去没有看到他的马--无论如何卡勒巴格在暴风雪下。他氏族中的很多人在说冰铺在地下,雪在飞扬,英猛地勇士。他的童年没有娇生惯养。在一个贫穷的家庭中长大。现在是年老母亲的唯一的儿子。是的 现在她差不多看不到他。奴仆的儿子没有合眼--守护着巴依的畜群。在他们旁边没有住着狼,窃贼,复仇者。

    在捷列克没有能与他匹敌的人包括在马术方面.这是特殊技能,在卡勒巴格人的血液里可以看出来。看一下怎样在草原上驾驭刚烈带有闪亮鬓毛没被调教过的马--勇士,鹰!马似乎感觉到它--停止颤抖。最凶残的四岁大的马,还没试过带笼头,在地上驰骋嘶鸣,套上锁套或者铁掌。卡勒巴扎的工匠们围绕着马跑。就像不努力任性的野蛮的马,伤脑筋的蹦跳从来没有想过--仅仅是自己折磨自己。打鼾声,都是汗沫,眼睛里挂着血丝,骑手好像爬到他的背上。野蛮的马开始温顺起来,附属于这个有经验的主人,这就是卡勒巴扎,穷人的儿子。

     

这个夜晚卡勒巴扎最勇猛的人保护着杜斯波尔的畜群。白天一个侦查员发现在草原上有一只很大的敌人的部队。骑士们守住了去坎农捷克的路。侦查人员过来补充说已经开始夜幕降临。在草原上敌人不会在黑暗中搜寻。杜斯波尔决定:将从第一个村庄开始防御敌人。

进攻等到了黎明,畜群被赶到了更靠近村庄的地方并且聚集到了炉子旁:吃些肉增强体力,在一起讨论交换意见。

族长预言说:将会发生大的战斗。艾达罗非常气愤,不会饶恕我们的。杜斯波尔自己感觉到了这个。卡拉巴格明白了。来到他们面前:艾达罗已经想好了在这件事情上他们不会占上风。找来了部队里最敢于冒险的的恶棍。他们说甚至是把逃犯招来-两个盗马贼兄弟:科纳克和洛拉姆。他们在村庄里很久就没有居所了了。跟着兄弟谋求生活。多少次被派到部队里去,为了掌控强盗和移交权力。是的黑特们是成年狼。躲藏在高山上的某一个地方或者在芦苇密林深处在杂草丛生的草原湖泊旁边,每一次只会变得越来越凶狠。村庄不能忍受强盗般的袭击。有传闻:任何时候也不要和武器分手。甚至在睡觉的时候,拿着武器,匕首,步枪准备好。这些流亡者直扑恼怒的艾达罗。作为忠诚的效劳的奖励他承诺给他权利,就这样卡拉巴依和这种残暴之徒应该在今天这个夜晚相遇!

男人们都坐在杜斯波尔的毡包里,吃些肉补充体力,回想起卡拉巴依的功绩,称赞他的力量和勇敢。还有诉说关于勇士兄弟,特别是关于科纳克:凶猛!

突然从远处村庄的尽头传来惊慌的尖叫声。所有人都跳到外面去,上马!传来战斗的呐喊声。

        

   夜晚的宁静被打破:听到沉闷的打斗声,马群密集的马蹄声,受伤的呻吟声。骑士们在杜斯波尔的毡包旁,一个一个的碰到地上,紧紧抓住自己的木棒,大声的相互招呼,跳跃到马上。马感到兴奋,预感到交战,在骑手下面原地打转。在惊慌不安的喧嚣声下飘散着族长们忧郁祈祷的高呼声:阿拉!拯救村庄!阿拉!保护他们免遭不幸!老人们尖锐的声音喊破嗓子:不要在呼号,骑士们,请认清楚自己的事!在背后一个接一个的相互躲藏起来,女人和孩子们聚在一起。她们颤抖,她们害怕,要知道她们的兄弟和父亲在飞跑去厮杀。

现在战士们已经在战马上,战马从这里疾驰而去。杜斯波尔驾驭着他们消失在黑暗中。只有善战的克里克人还在从远处飞驰而来。

在杜斯波尔的毡包前剩下了受到惊吓的妇女和孩子。他们中间有卡拉巴依的母亲--乌木希。她发白的嘴唇低声耳语:上帝啊!神啊!不要让我唯一的儿子死去,保护他这个孤儿,上帝!这是她这个年长女人仅有的依托--卡拉巴依。两个人相依为命,儿子没有成家,卡勒玛不可能支付--穷人!可能就会这样去世,母亲不能照看孙子了。

在夜里的草原上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在惊慌空旷的村庄,老人和妇女在经受折磨,根据打斗的声音努力猜测:谁占上风?

    突然从远处传来低沉的声音:上马!这是杜斯波尔在给临近村庄捷列克人下帮助命令。他们很多人--七百个骑士。在坎农捷克山谷聚集:马蹄践踏着,木棒发出敲击声,人们在喊叫。女人们不坐以待毙,从一个村庄跑到另一个村庄:可能,会有消息。衰老的族长对她们发出恫吓的嘘声:停止说话!安静!聚精会神的听着嗡嗡的草原,声音减弱。打斗远去。射击!谁?停止了射击,周围安静下来。追捕到了南方无人的半荒漠。

    从昨天到今天卡拉巴依特别的警惕。知道今天会等到经济复仇。无尽头的使牧人们激动不安,没有让他们打盹,用故事逗他们发笑,赶他们去看管畜群。而他自己不知疲惫的在周围转来转去。公马们老是想带着自己的马群离开到很远的草原。卡拉巴依把他们赶到一个共同的畜群。快速的去草原侦查,研究了危险的地方--谷地,从头上摘下帽子,和马一起站岗,和夜的黑暗融合在一起,现在一切都很安静。

     在这些出击中的一次,卡拉巴依绕过畜群,想掉转战马测量...骑士们站在高高的山丘顶端。被月光照耀着,他们可以被清清楚楚看见。他们停下来的越来越多。刹那间-骑士们,木棒敲打,黑云从低下涌现。他们没有少于四十。不算畜群和十五个人的情况下。疯狂地奔跑尖叫大声喊叫。受惊吓的马奔向一边并且向着村庄疾驰而去。有几个牧人跟在他们后边。总共只有二十个人面对敌人转过身来,在前边是卡拉巴依。他们勇敢的向艾达罗人冲去,高喊着向草原宣扬:上马!上马!这慌乱的高喊声使整个坎农捷克行动起来。

    黑色云在移动,进入了另一边--敌人想把不多的几个勇敢的人压制在包围圈里。在月光下高举的木锤闪着白光。又一瞬间-骑士们相互撞击在一起。木锤打击在一起发出刺耳的声音,愤怒起来,马嘶叫起来,在木架上腾空而起,互相啃咬。战士们,激起自己,以祖先的名义高声喊叫,锻造的铁锤发出沉重的撞击声。

 

敌人被分开了。用一群牧人和半只部队就可以完全胜任。另一半把畜群赶到草原。卡拉巴依尝试了干扰一下,但没有成功。敌人这次的企图很明确。看最后的畜群正消失在山丘后面。对于更多的武装抢到来说在这里不能再做什么了。战利品在他们手上。

第一次失败没有让卡拉巴依害怕。不想把马交出去,和自己人骑马驰骋而去。他们拉开了长长的稀有的链条,追赶敌人。艾达罗人命令赶快赶走战利品,现在援军还没有到来。卡拉巴依勇敢的牧人们扰乱他们,迫使他们接受小的战斗。这里那里战马碰撞在一起,战士们打斗在一起。但是艾大罗的部队被两个英勇的骑士分开。两个人在高头大马上都是强大的。一个灰色的斑纹。第二个似乎与高大的杜马一样。在马的额头上有颗星,波浪般的尾巴垂到地上。牧人马上认出了这两个骑士。兄弟俩愤怒的不让追击者接近一步,用断断续续凶狠的喊叫声冲向他们。挥舞着木锤打击。现在已经有三个卡拉巴依的同志躺在地上了。而兄弟俩追赶着自己人又再次落后,为了接受新的打击。

    武装强盗疾驰而去,追兵也疾驰而去,在疾驰中战斗。卡拉巴依和朋友们追赶后边的畜群,在这马群里边有一百匹马。艾大罗人驱赶着,有力气用木锤和鞭子宰杀落后的马。

    卡拉巴依不想放弃胜利。他和他的人已经来得及适用--击退强盗,更加勇敢的奔驰向敌人,变得采取行动更加自信。卡拉巴依在想什么。他冲入了最稠密的敌群。武装强盗的刺耳的打击落向了自己马的马鬓。又一次敌人轻一些的打击。卡拉巴依转身向自己的朋友说:跟我来,团结在一起,洗劫他们的畜群!鞭打自己的马并且敏捷的当回打击,闪电般的超过其那边的队伍。在他后面的部队就像一个人,把畜群分成两部分。受到惊吓的马急速奔向一边,一部分转头回到村庄。卡拉巴依不给敌人苏醒的机会,一次又一次的冲向畜群现在艾达罗人在前边一共仅驱赶着三十匹马。有一次猛攻马一共已经剩下十五匹了。武装强盗们没有考虑聚集受惊吓的马,在这之前哪怕保护好剩余的战利品。骑士们把马围成一个密集的圆圈。

    追击者的喧嚣声从村庄这边传来。越来越清楚的听见英勇的喊叫声,沉重的马蹄声越来余额清除,急匆匆的去帮卡拉巴依。艾达罗人不能再浪费时间,现在鞭打他们更快的到草原更远处,但是卡拉巴依让他们大发雷霆。要么最后展示力量,让他知道是和谁在打交道。留下五个人保护小的畜群,大部分的骑士转头迎向牧人。

    敌人现在少与三十人--卡拉巴依把五个人打下马而他的朋友们击毙了两个人。但是他们损失很大,他们六个人不够用,再后退的时候被科纳克和洛拉姆击败了,卡拉巴依不畏惧:他听见近处的援助。高喊着把战友聚集到自己周围,鼓励着自己。就这样又一次冲进了地方部队中间。

    这是一场真正的战斗。飞撞到牧人身上,洛拉姆从外衣下取出左轮手枪。两次占到上风,大声喊道:滚回去!来吧!杀死你们!但是卡拉巴依的骑士们已经和敌人厮打在一起。又一次把木棍举向星空,明亮的夜晚变黑,木锤的敲击声和受伤的呻吟声打破了草原平和的梦。人们带着狂怒的狗相互猛扑。从共同的打斗中跳出六匹没有骑士的马并向草原疾驰而去。

卡拉巴依在寻找与科纳克和洛拉姆的相遇。左右猛攻,但是兄弟俩在哪里也没有看见。突然他听见骄傲的声音:我是科纳克!一个在灰色斑纹马上的骑士冲进密集的战斗。如果这样,那我就是卡拉巴依!牧人应声道并且向科纳克疾驰而去。

现在他们已经面对面的站在一起。手里紧紧地举着木锤。没有一个人颤动一下。在致命决斗之前的冻结。飞驰而去从马镫上欠起身子,一闪而过就像闪电一样,纠缠在一起。相互不饶恕。你个打击另一个用两下回击。不是拿生命在战斗,而是拿死亡,就像不共戴天的敌人。被捕获的战役,没有看到周围发生了什么事。

    战斗之后变得空空的。周围没有卡拉巴依的同志们,没有艾达罗人。从村庄疾驰而来令人恐惧的骑士云,越来越近。终于!这个人清醒过来,抽打灰色斑纹的战马,传来疯狂的马蹄声,后面跟随着他的战友。背后是越来越响的马蹄声,越来越清楚的喊叫声--追击部队在追赶。卡拉巴依没有落后。他被击退之后。又一次追上来紧跟着。卡拉巴依抡起木棍,没有成功。牧人回击落到卡拉巴依的马劲上。没有更多的力气战斗了。嗡嗡的头,眼前一片漆黑。所有的希望都在这皮奔驰迅速的马身上。但是卡拉巴依灰色的马在追赶,逼近灰色的斑纹马。卡拉巴依从肩膀瞅了一眼,在变浑浊的眼睛里看到--从山丘上滚滚而来的骑士们。用双腿仅有的力气鞭打战马,赶向前方。

    卡拉巴依注意到--敌人投降了,不久之前的勇敢消失了!没有使强壮的肩膀多受重伤,没有挺起胸脯。紧贴向战马,仿佛想要藏在飘飘的马鬓后面。卡拉巴依轻轻鞭打一下灰色斑纹马,又一次赶上了,还要一次就够了。从马上爬下来,急急忙忙的,现在还活着--他命令说。

    科纳克稍微坚持住,向下倾斜的马鞍,用最后的力气骑到马背上,忽然掉落到地上。

洛拉姆前来救援兄弟,卡拉巴依准备好应该新的敌人。现在他同科纳克已经了解了并且为他的兄弟准备好木锤。科纳克尝试过转到另一边--没有占上风,只来得及大声喊叫:杀死我!射击!射击啊!并跌落在了卡拉巴依灰色战马的腿下。而洛拉姆已经瞄准灰色战马的额头。是的 晃动了头,被吓到了,子弹从旁边飞过并打在了卡拉巴依的胸上。抓起洛拉姆牵着两匹马疾驰离去...

星星变得暗淡,月亮消失,夜晚离去,人们扰乱了他的平静,把宁静的夜晚弄的血迹斑斑。为什么?

   瞧旁边两个敌人躺在干枯草原的杂草里,两个永远睡着的兄弟。张开双手,静止不动的眼神。奴仆的这两个儿子什么没有一起分享呢?巴依的畜群?他们没有跨过自己破旧战报的门槛儿,没有等候到今天他们母亲的到来。乌木希留下许多眼泪--卡拉巴依年迈的母亲。--将一个人在百色的巴依毡包取暖没有人回忆起她。

 

                                                     1925